宜冠科技有限公司


億光LED的代理商,

億光LED全系列產品代理銷售, 提供LED專業諮詢

冬至的傳說

河 南 地 區 流 傳 著 這 麼 一 則 有 關 冬 至 的 傳 說 : 

何 南 南 陽 有 個 名 醫 叫 做 張 仲 景 , 醫 術 十 分 高 明 。 不 管 是 什 麼 樣 的 疑 難 雜 症 , 只 要 經 過 張 仲 景 的 治 療 , 都 可 以 迅 速 痊 癒 。 人 們 都 尊 稱 他 是 個 醫 聖 。 

張 仲 景 原 本 在 長 沙 做 官 , 告 老 還 鄉 後 回 到 河 南 老 家 。 還 鄉 的 時 候 , 正 是 酷 寒 的 嚴 冬 。 他 走 到 白 河 岸 邊 , 發 覺 河 面 都 凍 成 了 冰 。 來 來 往 往 為 生 計 奔 忙 的 鄉 親 們 , 穿 著 單 薄 的 衣 服 , 面 黃 肌 廋 , 連 耳 朵 都 凍 爛 了 。 張 仲 景 看 了 , 心 中 著 實 感 到 不 忍 。 

等 他 一 回 到 家 , 登 門 求 醫 的 人 接 踵 而 至 。 門 前 車 馬 雜 沓 , 全 是 鄉 裡 官 宦 富 豪 人 家 。 張 仲 景 從 早 忙 到 晚 , 可 是 心 中 仍 記 掛 著 那 些 凍 傷 耳 朵 的 窮 鄉 親 們 。 到 了 冬 至 那 一 天 , 他 就 把 家 中 的 工 作 交 給 弟 子 們 , 自 己 到 南 陽 東 關 的 一 塊 空 地 上 搭 起 醫 棚 , 給 窮 人 捨 藥 治 療 凍 傷 。 藥 方 的 名 字 叫 做 「 祛 寒 嬌 耳 湯 」 。 

做 法 是 先 把 羊 肉 、 辣 椒 和 一 些 祛 寒 的 藥 材 放 在 鍋 裡 熬 煮 , 等 煮 熟 後 , 將 羊 肉 及 藥 材 撈 起 切 碎 , 用 麵 皮 包 成 耳 朵 樣 子 的 「 嬌 耳 」 , 再 下 鍋 煮 熟 。 來 乞 藥 的 人 們 , 每 人 都 給 一 大 碗 湯 , 兩 雙 嬌 耳 。 大 家 吃 了 祛 寒 嬌 耳 湯 後 , 只 覺 得 渾 身 溫 暖 , 兩 耳 發 熱 。 張 仲 景 一 直 捨 藥 到 年 三 十 , 終 於 把 鄉 親 們 的 耳 朵 全 治 好 了 。 

張 仲 景 捨 「 祛 寒 嬌 耳 湯 」 的 事 一 直 在 民 間 流 傳 著 。 為 了 紀 念 他 為 人 們 治 病 的 恩 德 , 每 到 冬 至 這 一 天 , 人 們 都 要 包 嬌 耳 吃 。 「 嬌 耳 」 又 稱 「 餃 兒 」 , 也 就 是 現 在 我 們 所 吃 的 餃 子 。 傳 說 吃 了 冬 至 餃 子 , 包 管 耳 朵 不 會 凍 傷 。 中 國 南 方 則 在 冬 至 吃 糯 米 糰 , 並 且 要 搓 兩 個 又 大 又 圓 的 糯 米 圓 黏 在 門 環 上 。 這 個 習 俗 , 也 有 個 相 對 應 的 傳 說 : 

很 久 以 前 的 一 年 冬 至 , 閩 南 的 一 個 城 裡 來 了 三 個 衣 衫 襤 褸 的 乞 丐 , 他 們 是 一 對 夫 婦 帶 著 一 個 女 兒 。 在 天 寒 地 凍 的 嚴 冬 裡 , 乞 丐 的 妻 子 終 於 因 體 力 不 支 而 一 病 不 起 。 為 了 籌 錢 埋 葬 妻 子 , 老 乞 丐 只 得 忍 痛 把 女 兒 賣 給 人 家 作 奴 婢 。 一 想 到 要 離 開 相 依 為 命 的 老 父 親 , 女 兒 傷 心 得 暈 了 過 去 , 老 乞 丐 連 忙 討 了 一 碗 米 湯 , 一 口 一 口 的 把 女 兒 灌 醒 。 老 乞 丐 又 討 來 了 幾 個 糯 米 圓 充 飢 。 可 是 父 女 兩 個 互 相 推 讓 , 誰 也 不 肯 先 吃 。 老 乞 丐 就 對 女 兒 說 : 「 今 日 離 別 , 就 像 這 粒 糯 米 圓 分 成 兩 半 , 咱 們 團 圓 的 時 候 再 吃 圓 子 好 嗎 ? 」 說 完 , 兩 人 含 淚 吃 完 了 圓 子 , 就 依 依 不 捨 的 分 手 了 。 

自 父 女 兩 人 分 手 後 , 又 過 了 三 年 , 老 乞 丐 卻 毫 無 音 訊 。 每 年 到 了 冬 至 , 女 兒 就 更 加 的 思 念 父 親 。 她 想 , 也 許 父 親 現 在 仍 窮 困 潦 倒 , 不 願 見 面 , 那 該 如 何 相 認 呢 ? 她 就 想 了 個 辦 法 , 對 主 人 說 : 「 今 天 是 冬 至 , 家 家 都 吃 圓 子 , 那 門 神 也 該 敬 敬 他 。 」 主 人 同 意 了 。 她 就 搓 了 兩 個 又 大 又 圓 的 糯 米 圓 粘 在 門 環 上 , 她 想 , 這 樣 一 來 , 父 親 回 來 , 看 到 門 環 上 的 冬 節 圓 , 一 定 不 會 找 錯 門 。 誰 知 道 , 老 乞 丐 還 是 沒 有 回 來 。 第 二 年 , 女 兒 又 把 冬 節 圓 粘 在 窗 門 、 豬 舍 、 牛 舍 、 牛 頭 上 , 寄 託 對 父 親 的 思 念 。 左 鄰 右 舍 取 其 團 圓 、 吉 利 的 含 義 , 也 照 樣 去 做 。 這 個 習 俗 就 這 樣 傳 偏 了 閩 南 、 潮 汕 一 帶 。 

台 灣 地 區 相 傳 冬 至 是 牛 的 生 日 , 這 也 有 個 相 當 有 趣 傳 說 : 

從 前 有 個 木 匠 叫 墨 斗 公 。 在 他 所 住 的 村 子 裡 , 土 壤 十 分 肥 沃 。 農 夫 們 只 要 將 稻 籽 撒 在 田 裡 , 就 可 以 坐 下 來 靜 待 收 成 了 。 因 此 這 些 莊 稼 人 整 天 閒 著 沒 事 , 就 聚 集 在 墨 斗 公 的 木 匠 店 裡 天 南 地 北 的 聊 天 。 墨 斗 公 被 他 們 吵 得 無 法 靜 下 心 來 工 作 。 於 是 就 交 待 他 的 徒 弟 拿 一 包 經 他 施 過 法 的 鋸 木 屑 , 每 天 早 上 抓 一 小 掫 撒 到 農 夫 的 田 裡 去 。 這 些 鋸 木 屑 只 要 一 灑 到 田 裡 , 就 會 變 成 雜 草 。 墨 斗 公 的 原 意 是 要 農 夫 們 養 成 勤 勞 的 好 習 慣 , 天 天 下 田 鋤 草 。 不 料 這 個 徒 弟 嫌 天 天 撒 太 麻 煩 , 就 一 口 氣 將 整 包 鋸 木 屑 都 倒 光 了 。 於 是 , 所 有 的 田 裡 都 長 了 茂 密 的 雜 草 , 稻 子 反 而 枯 萎 殆 盡 , 急 得 農 夫 們 叫 苦 連 天 。 

墨 斗 公 眼 看 著 他 的 徒 弟 闖 下 大 禍 , 就 罰 他 變 成 一 頭 牛 , 來 幫 助 農 民 耕 田 除 草 。 為 了 使 徒 弟 工 作 方 便 , 墨 斗 公 又 設 計 了 牛 犁 耙 , 碌 碡 等 農 具 供 牠 使 用 。 

墨 斗 公 的 徒 弟 變 成 牛 後 , 惰 性 依 然 不 變 。 主 人 要 牠 耕 田 , 牠 就 想 出 許 多 推 託 之 辭 : 「 我 今 天 我 太 累 了 」 、 「 今 天 我 感 冒 了 」 或 是 說 「 你 還 不 餵 我 吃 東 西 , 我 怎 麼 替 你 工 作 ? 」 牠 甚 至 和 主 人 約 定 , 耕 田 時 每 走 一 趟 就 要 餵 牠 吃 紅 龜 粿 或 湯 圓 等 食 物 , 否 則 牠 就 罷 耕 議 。 

在 天 上 的 佛 祖 看 到 這 頭 牛 如 此 的 狂 妄 , 就 在 牛 的 下 巴 釘 了 一 顆 釘 子 , 使 牠 再 也 不 能 開 口 抱 怨 ( 如 今 每 頭 牛 的 下 巴 都 有 一 顆 突 起 像 痣 的 東 西 ) 。 因 為 牠 喜 歡 吃 湯 圓 , 人 們 就 選 擇 冬 至 這 天 作 為 牠 的 生 日 。 除 了 餵 牠 湯 圓 外 , 還 在 牛 角 、 額 頭 上 都 粘 上 一 顆 「 圓 仔 釘 」 。 同 時 , 為 了 感 謝 牛 一 年 來 的 辛 勞 , 冬 至 這 天 一 定 讓 牠 舒 舒 服 服 的 休 息 一 天 。

 

冬至-24節氣           冬至的起源          冬至的習俗         冬至食俗